sssssR

记一个大纲(中下)

文笔废,只能写写大纲。

词穷,所有形容词都是百度的。

第一次写文,OOC,蜜汁走向。

玻璃心,勿喷。

慎读。

————————————————————————————

杀死怨灵的青年确定怨灵被完全消灭后,挥了几下剑便收入了剑鞘。青年围着喻文州左看右看,看到到处是伤时不由得心疼起来,责怪喻文州一开始没有听他劝离开,又抱怨他的家师给这么小的孩子排这么危险的任务简直是草菅人命,又说那个怨灵辣鸡得很还没杀过瘾就死了,话闸子打开就完全没有停下来。


这时剩下的2个少年都赶来了,也看到了怨灵消灭的一幕。刚好方世镜也赶到了古宅,原来在怨灵破掉大厅的法阵后,三个少年就知道喻文州的推测没有错,的确是他们现阶段应付不来的,于是便用千里鹤告知了家师,而自己这方的计划则是尽量拖住怨灵,如果拖不住就逃,后来看到喻文州被逼到尽头时便打算使用纸术引起怨灵注意,不料却破了喻文州布下的连环阵。 


方世镜看到眼前的情况,猜到方才必然经过一番恶斗,这次任务的考核难度实属意外,但还是被完成了,说明这四个学生不仅能力有所提高,还学会协同作战,心理甚是欣慰,便开口鼓励了一番,结果却是迎来了沉默。

 

怨灵并不是他们任何一个消灭的,普通人看不出来,但他们都是道中人,方世镜来得晚没见着,但他们却是清楚的看到怨灵是如何被逼至空中被击杀的。方世镜察觉到气氛不对,问了句怎么回事。三个少年犹豫了下,眼神复杂的看向喻文州,一个少年出声道怨灵被妖杀死的。

 

在学院里一直有一个传言,说喻文州私下养了一只小妖,成绩差但每次都通过考核的筛选肯定是利用妖的帮助。人类养妖本来就是有违天道,他们这些修道人更是视为禁忌,况且还利用妖通过考核更是作弊之举,喻文州在学员中就被孤立了起来。方世镜闻言看向喻文州,传言他也听过一些,只见喻文州低头不语,方世镜皱了眉头,说大家先回蓝雨,让喻文州回头找自己。

 

眼前的少年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方世镜看着他,叹了口气说我不相信传言说你私下养小妖,但如果不是你有意为之那就是他缠着你,即使没有作恶,妖始终都是邪物,接触多了自身也会堕落。又说起成绩的事情,喻文州平时的努力用功方世镜是看在眼里的,但天师不同于其他职业,单单的努力是无法弥补天赋的缺失,何况性命攸关,对于能力不足的人来说实在过于危险,自考核以来没少劝诫喻文州放弃成为天师。

 

 

喻文州听完后表示会处理好妖物的事情,听到方世镜对自己的担忧,虽然心里很感激但还是表示不会放弃成为天师。方世镜自知劝不过喻文州,不知道为什么喻喻文州这么执着,便叹了口气让他凡事小心。

 

喻文州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执意要成为天师,仿佛从他懂事起就有一种感觉必须要这么做。坐在凳子上的青年一见喻文州回来,一改之前的颓靡,跑到喻喻文州身边问方世镜跟你说了什么啦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啊今晚食堂做了白斩鸡要早点去不然就抢不到….噼里啪啦不带停顿的说着。喻文州走到桌子前,拿出一张符点燃了起来,四周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喻文州叹了口气,说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好吗。过了不知多久,蜡烛上的烛光闪动了一下,一缕青烟汇聚逐渐形成人影,一个穿着青衣束发的青年站在房中。明明是第一次见,喻文州没有感觉陌生,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眼前的青年没有说话,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喻喻文州,过了片刻,喻文州走到了青年的跟前,对青年说了一声谢谢。青年楞了一下,他知道喻文州心中有很多疑惑要问他,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回答,甚至还偏了一个故事,却听来了一声道谢。

 

黄少天无数次幻想着与喻文州见面,没想到能有朝一日见上,还是以这样的对话开始。几百年期间,黄少天无时无刻的守在了喻文州身边,为喻文州清除障碍,一路披荆斩棘,从呱呱坠地的婴儿,到成长为弱冠之年,看着他娶妻生子,为人夫为人父,再到垂暮之年。见过出生于富贵人家的喻公子,也见过考取功名的喻状元,见过乱世中救死扶伤的喻大夫,也见过受世人敬仰的喻先生。看着他一次次生命消逝,又等待他一次次降临人世。黄少天陪着喻文州走过一个又一个的轮回,喻文州看不见他,也无法感知他的存在,在漫长的岁月中唯独寂寞相伴,黄少天便渐渐地爱说起话来,明明知道喻文州听不见依然不依不饶的说着话,仿佛只要一直说话终有一天喻文州能听到并给予回应一样,不知何时起竟有种像融入喻文州生活的错觉。直到刚才喻文州用符咒让他显身,他还没做好与喻文州见面的准备,一时之间竟然躲避了起来。

 

喻文州看着眼前的少年愕然,便笑了笑说谢谢昨天救了我们。黄少天便意识到是说昨天晚上古宅的事情,摆了摆手表示小事一桩,心想我救你也不止昨晚这一次。黄少天一直守护着喻文州,因此几百年来喻文州的人生虽说有时难免有些曲折,但也过得顺利平坦。不过这一世却有点不一样,自从得知喻文州要成为天师后黄少天恨不得寸步不离,要知道以前最多也只有几只低级鬼缠身,随手就能消灭,现在遇到的不仅数量翻倍,而且明显比以往高出好几个级别,更别提任务中那些boss级了。黄少天不仅要时刻防止自己不能离得太近还不能做得太明显,不然最后保护不成反被天师们发现给灭了。当看到喻喻文州为了练习法术弄得伤痕累累时,黄少天心痛不已,想着有我在哪还有让你受伤的道理,于是便在一次训练中帮喻文州消灭了几只小鬼,几次出手后,喻文州是没有再受伤了,但脸上却满是失落,而与此同时喻文州私下养小妖的传言也传开了。黄少天知道自己做错了,喻文州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成功,并不需要这些投机取巧,这样的性格倒是一点都没有变,自此之后黄少天不再出手了,当然如果遇上威胁到生命的情况绝不会坐视不理。

 

思绪从回忆拉了回来,黄少天听到喻文州问他一直跟着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愿需要帮他完成。看着少年乌黑的眼眸,原本在心里编好的故事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平日滔滔不绝现在却支支吾吾起来,他不想骗喻文州,但是他更加不想将事实告知,不想让喻文州有所负担,最后黄少天随便找了个借口逃走了。

 

自从那天以来,喻文州每天都会在傍晚时分点燃一张符,黄少天就会出现,于是两人便闲聊一番,虽然更多的是黄少天在说喻文州在听,久而久而就成了无形的约定。黄少天没有解释自己出现的原因,喻文州也就没有刻意去问。一天夜里,他们在屋顶乘凉,喻文州感受着夏日微风带来一丝凉气,轻轻问了黄少天一句为什么不轮回转世。黄少天闻言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杯中酒倒映着一双没有波澜的眼睛。过了片刻,黄少天抬头看着夜空,说自己是为了给朋友报仇用人类的身份跟妖怪交换换取妖术,心愿实现后变成了非人非妖状态在人世间徘徊,但是自己并不后悔这一决定。黄少天眼神坚定,一双棕色的眼睛在黑夜越发明亮,喻文州对上黄少天的目光,内心无由来的一阵心痛。

 

次日,喻文州满身是尘的从阁楼下来,手里拿着一本破旧的书籍。喻文州记住了昨天黄少天说的话,依稀记得很久以前从一本古籍上看到非人非妖的记载,回去后便着手找去。据说是从祖师爷那里流传下来的,原本应该供在柜子里,但这本古籍实在犹如天书般难懂,历代祖师都无法将其参透,不然也不会被遗弃在阁楼上。喻文州虽然作法一般,但悟性却是很高,他按照古籍中所说的,又查阅的不少书籍,最后竟然勉勉强强的试了出来。当天傍晚,喻文州便告知黄少天自己已经研究出法术可以帮助黄少天进入轮回转世了,黄少天原本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突然就停了下来,不知为什么喻文州从黄少天的眼神中读出一丝哀伤。良久后,黄少天开口说道如果自己转世轮回了,就没有办法呆在朋友身边,从此也就不再相认了。

喻文州便劝黄少天如果自己是那位朋友也希望黄少天能轮回转世,不会愿意看到黄少天在人世间孤苦伶仃的漂泊。黄少天静静的看着喻文州,过了片刻,说道,好。

 

喻文州选了一个日子给黄少天作法,黄少天坐在阵中低垂着眼,看不出哀乐。喻文州布好法后就走到黄少天面前问有没有什么在人世间的心愿需要自己来帮他完成的。黄少天摇了摇头,定眼看着喻文州一言不发,仿佛要将喻文州的模样刻印在心底,黄少天知道进入轮回后,喝了孟婆汤就会将前尘往事连同喻文州也会忘掉一干二净,临别之前想要看多两眼。喻文州心里也很难受,虽然从真正见面起只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眼前这个人却像是认识了很久无比熟悉,真正离别之日不舍充斥着整个内心,但同时也明白,对黄少天最好的结局就是进入轮回转世,结束在人世间孤苦漂白。喻文州努力将情绪抛开,开始咏咒,地上的符随之悬浮起来,法阵泛着白光渐渐升起,不一会儿,黄少天脚下便出现黄光,同时空中的符咒开始燃烧,喻文州知道黄少天要走了,便向着黄少天大喊少天再见。逐渐消散的黄少天微笑着向喻文州说了一声照顾好自己,白光便以白阵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