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ssssR

记一个大纲(中上)

文笔废,只能写写大纲。

词穷,所有形容词都是百度的。

第一次写文,OOC,蜜汁走向。

玻璃心,勿喷。

慎读。

---------------------------------------------------------

最终黄少天杀死了皇上,皇太子继位,是时第二年,黄少天回到了魏琛那里,这时的黄少天已经不再是人也非妖,魏琛按照禁书上的禁术给黄少天施术,但是由于魏琛的能力有限,只能为黄少天延长在世上显真身的时间,并不能让黄少天进入轮回,魏琛问黄少天今后的打算,黄少天说,我要去找喻文州

 

几年后,在一个晴朗的早晨,有一个小孩在庭院里玩球,忽然间一阵风刮在小孩子的身后,伴随着一声凄厉的鬼叫声。小孩向后看了看,并没有任何东西,当小孩转回身前的时候,看见一个小哥哥站在自己前面。小孩子好奇的问黄少天是不是附近新搬来的哥哥,表示没见过黄少天。黄少天就蹲下来摸着小孩的头说,我是来旅游的,经过这里,然后小喻文州就很纯真的跟黄少天介绍这里有什么地方好玩的啊哪里有好吃的啊之类的,突然间小喻文州在黄少天耳边低声说:吖妈经常说东边有妖怪出没千万不能去之类的。黄少天听后温柔的摸了喻文州的头表示自己不会去,这时喻文州的妈妈喊喻文州吃饭,喻文州就向黄少天告别,而黄少天就目送喻文州跑回去的,这时自己的身体逐渐变成透明。黄少天自言自语说:至少在真身消失前再说一次话。

 

 

今晚的喻府张灯结彩,原来是新科状元要娶亲,可谓是双喜临门。黄少天趴在屋顶上,手里拿着一壶酒,半醉半清醒的看着屋里的一对新人,新郎温柔的携着新娘敬酒,嘴角噙笑,满眼都是说不尽的宠爱,黄少天看着他们一拜天堂,二拜高堂,然后夫妻对拜。心里说不出的滋味。

 

 

春去秋来,斗转星移,百年过去,大宅里头下人侍女来回走动,一个身穿蓝衣黑发男子站在门外,眉头紧蹙,突然间门内一婴儿的哭声惊动了屋外所有人,房门打开,稳婆脸带笑容的走了出来恭喜姑爷喜得贵子母子平安,男子快步走进房内,抱起新出婴儿,修长的手指滑过爱人的脸,满眼说不尽的喜悦和温柔。突然听见窗外窸窣,男子抬头看向窗外,只见竹影摇晃,男子看着窗外竹影,若有所思。

 

 

时节变换,岁月交替,转眼间又是百年,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人声鼎沸,正值元宵佳节,集市车如流水马如龙,灯火闪烁,繁华似锦。学堂内却是一片沉重,后屋里头,一位白发的老人躺在床上,老人身着青灰长衫,头发没有一丝凌乱,上眼微微下垂,嘴角微笑,面容安详,众学子跪在床下,不时低声抽泣。弥留之际,老人看见门外站着一个青年,一身青衣,相貌堂堂,剑眉斜飞,目光却十分柔和。老人眼前一切景象模糊,唯独看这青年越发清晰。目光交汇,周边仿佛静止一般,像是过了很久很久,又像是一眨眼的时间。青年渐渐走到他跟前,轻声说了一句:走吧。老人便安心的闭上了双眼。

 

 

在一片荒芜人烟之地,一所低矮破旧的古宅孤零零的耸立着,古宅外藤蔓缠绕,在月光的映射下越显惨白,古宅内终日不见阳光,潮湿昏暗霉菌滋生,屋里头有三个少年正围在大厅中,这次的任务是将这座古宅内的怨灵驱除。其中为首的少年喊了一声在不远处蹲在墙角观察的少年,少年闻声站了起来,月光透过外面映照在少年的身上,皮肤偏白,黑发中分垂直,嘴角微翘,眼眸乌黑深邃。为首的少年将几张符塞进了这位少年的手里,让他先把符贴在墙面困住怨灵以免逃脱,还交代如果发现怨灵就将它引至大厅,他们三个就在这里布好阵将怨灵消灭。被塞了符咒的少年听闻后皱了下眉头,认为这古宅的怨灵不简单,布的阵可能法力不够不仅不能杀死反而会激怒怨灵,建议放弃这次任务,回去禀告家师之类的。为首的少年听后不屑一顾,以为他是怕了,面前的这个少年无论是法力还是画符都是都是全学员中最差的,可以说是毫无天赋,偏偏每次任务都能完成,虽然每次都很勉强但还是通过层层的考核。为首的少年冷言嘲笑,说不要以为我们跟你一样什么的。说完就跟另外2个人开始着手布阵。被嘲笑的少年听后也不生气,拿着符咒就开始往宅子里头走。

 

 

在阴冷潮湿的走廊上,少年一边走一边留意着周围的环境。这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说这座古宅阴气很重,远没有外人传的那么简单,这里有个大家伙,劝前面的少年回去。又说少年的同伴以贴符为由实则让他做诱饵引出怨灵,非常不厚道….声音没有休止像是有无尽的话要说一样在少年的身后喋喋不休。走着走着前面的少年停了下来,身后的青年见状就问喻文州你怎么停下来啦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啊怨灵阴气很重如果遇到了要赶紧跑啊….突然间从走廊的深处从来了滴水的声音,青年的话声也戛然而止,滴水声在寂静的走廊中越发空灵。被叫做喻文州的人低声说了一句来了,就开始往回跑。

 

 

眼看着就要被怨灵追上了,喻文州突然停下转身,抽出一个布袋往前一甩,怨灵将布袋划破,里面的粉尘瞬间充满整个走廊,就在这时,喻文州在空中比划,一个泛着蓝光的法阵在怨灵下方升起,怨灵挣扎了一番不仅没有受到伤害,反而还越加凶狠向喻文州抓去。喻文州心知不妙,一边躲避怨灵一边跑向大厅向三个少年喊快跑。

 

大厅中的三个少年听见喻文州跑来,并没有理会喻文州的劝告,马上站立起来开始咏咒。前方布满挂着铃铛的红线,喻文州认识这阵,便从最底下的线滑了进去。身后的怨灵来不及停下撞在了红线上,这时铃铛声起充满整个大厅,怨灵痛苦的挣扎,三个少年马上站成等三角牵住红线,为首的首年口中念念有词。其中一个少年见怨灵逐渐被控制,便得意了起来,对一旁的喻文州说幸亏进来时没有碰到红线的铃铛,不然让怨灵逃走了就是你的责任…话还没说完,眼前的怨灵突然激烈的挣扎了起来,伴随着一声尖叫,冲破了阵法。喻文州口中的那句小心还没说出口,作法的三个少年就被破阵的怨灵所伤,离怨灵最近的一个甚至被撞飞到几米外。转变只在瞬息之间,受到刺激的怨灵比之前行动更加迅速凶猛,三个少年完全不是他的对手。眼看其中一个少年就要死于怨灵之下,喻文州将手指咬破,在空白的符上画了几下便往怨灵身上贴,怨灵受到束缚痛苦的叫了起来,将手里的少年甩掉,喻文州被连带撞至墙角,片刻后怨灵转身冲向喻文州追来,喻文州扶着左手的伤跌跌撞撞的往刚才的走廊跑去,之前他在走廊贴符的时候留了心眼布下了个阵,如果运气好的话能给怨灵不小伤害,然后再全力将他消灭。只是那些个阵只在古籍中看过,并没有用于实践,不过眼下喻文州也来不及细想,只能赌一把,不然他们四个都得交代在这里。

 

 

喻文州跑到了走廊的尽头,身后的怨灵逐渐逼近,喻文州盯着怨灵经过第一个法阵,第二个法阵,第三个法阵…拿着符咒的右手在背后颤抖着,冷汗沿着额头流下,只要再经过最后一个,就可以使用连环阵给对方一重击。眼看着只差一最后一步,突然一纸人飞了过来刚好触碰在最后一个法阵的边界,瞬间5个法阵同时亮起了暗光又暗下去了,喻文州心道糟了,操控纸术的少年毫不知情,眨眼间怨灵已经贴到喻文州跟前,抓起脖子拎了起来,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一阵风吹过,怨灵的手臂被砍断,只见怨灵在空中不停的闪躲,被击中,最后在一声惨叫中化成一缕烟雾消失了。


评论

热度(2)